關鍵字: 站內搜索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敬老文化敬老事跡 > “大孝閨女”的基層養老路

字號:   

“大孝閨女”的基層養老路

瀏覽次數: 日期:2016年7月9日 15:44

從2015年向前追溯整整五年,對于45歲的東營市愛德護老院護理員徐金英而言,是她生命中最難忘、最難以割舍的五年。

作為一名女性,同時又是一名基層養老從業者,社會和家庭注定賦予徐金英多重角色和更多必須擔負的職責——

她既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也是眾多護理員心目中的“大姐”,需要手把手教他們如何照料老人;她既是護老院院長丁學義的妻子,也是丈夫手下一名普通的員工,一人身兼護理員、廚房后勤、財務管理多項工作;

她既是七旬老母親牽掛的女兒,也是五百多位老人認定的“好閨女”,從事基層養老以來,她以盡可能大的愛心,為這些毫無血緣關系的老人送去了盡可能多的照料和關愛。而一旦提起這些老人,她的話匣子就被打開了。

養老,她從“怕”到“愛”

2009年,徐金英還是別人眼里的“老板娘”,和丈夫丁學義經營了十六年的生意蒸蒸日上,衣食無憂,她的日常工作也只是看看店面、管管賬目。

正是這一年,轉折發生了。徐金英和丈夫都是基督徒,兩人在一次教會上門探訪中,目睹幾位老阿姨困在病床、渴望關愛的境況,大受觸動,丈夫丁學義則暗下決心為老人們做點實事——第二天他就開車去東營幾家養老院考察,最終決定拿出做生意的積蓄,在西城開辦一家敬老院。

對于丈夫的決定,徐金英有擔憂,也有困惑,但還是做出了讓步。2009年2月,他們在西城淄博路53號租下房子,愛德護老院就在這里起步了。2010年,考慮到護老院急缺人手,徐金英盤掉生意,全力幫助丈夫,正式邁入了養老的大門。

對于那時的東營和周邊城市而言,“傳統養老觀”仍占據著根深蒂固的地位,多數老人和子女還難以接受機構養老。加上沒有資金宣傳,開辦之初,護老院迎來的大多是失能、失智老人——這些老人,連親生子女也感覺無能為力。

望著這些無法自理、無法自控的老人,徐金英說自己最開始感覺“害怕”,但是老人的眼神讓她和丈夫不忍拒絕。人生中第一次,從來沒怎么吃過大苦的徐金英真正俯下身來,成了這些老人的貼身照料者。

有一年多時間,她在護老院三樓負責照顧七八位失能老人,這其中還包括男性老人,毫無護理經驗的她曾感覺“毫無頭緒”。不過,南京一家養老基金會舉辦了一個護理培訓班,徐金英馬上報名參加,在專業老師指導下掌握了不少護理常識。

“這些問題解開后,我突然找到了照顧老人的快樂感和成就感。”從南京回到東營,徐金英興奮地摸到了護理頭緒,多數失能失智老人都不能用口頭交流,徐金英卻學會了借助外在表現分辨老人的情緒和狀態:“如果老人精神不好,嗓子又疼,多半是感冒了;高血壓、心臟病和糖尿病,發病的癥狀完全不同。”

有一次一位老人突發疾病,徐金英根據經驗判斷老人是心臟病,馬上撥打120并做了應急處理,當醫護人員趕到時,對徐金英的及時反應和準確判斷很是贊嘆,一再詢問她:“你是不是專門學過護理?”

在與一個又一個老人的日常接觸中,徐金英付出愛,也收獲愛,找到了身為護理員的自豪感和滿足感,也愛上了這份從40歲才轉行邁入的養老行業。

給五百位老人當“閨女”

五百位老人的“閨女”,這個數字聽起來似乎夸張,卻是徐金英名副其實的一個稱號。

院長是決策者和管理者,作為院長的妻子,徐金英則扮演著輔佐者、協調者和執行者的角色,院中大事、小事都要找她參與。從2009年至2015年,護老院贍養過的500位老人,每一位從入住、飲食、起居直至離開,都離不開徐金英的身影。

98歲老人于張氏一入住就認準了徐金英。老人已經不會說話,但和徐金英有獨有的“交流方式”。徐金英一進房間,會先撫撫老人的背,老人則摸摸徐金英的手作為回應,“如果哪次老人甩開你的手,就說明她不高興了,或者有什么需要我們沒有滿足。”

2012年,在入住愛德護老院兩年后,老人于張氏吃過早飯后平安過世,享年98歲。這是從小害怕“死亡”的徐金英第一次經歷生死,她按照在南京學到的“臨終關懷法”,像老人的女兒一般,用毛巾熱敷合上老人張著的口,為她穿上壽衣,并第一時間通知老人的兒子。當老人的兒子、兒媳趕到,看到母親走得整潔安詳,連連感謝徐金英的付出:“你替我們盡了義務。”

70多歲的老人李玉英在被外孫女送到愛德護老院之前,過得不太快樂。她身體失能,在一家外地養老院不知多長時間沒洗過澡。入住愛德后,徐金英和護工第一件事就是為她洗澡,老人體重180多斤,不能自理,單是洗澡就用了兩個小時。感受到徐金英的愛,老人感激不已,拉著她的手說:“你叫什么名,我讓我家孩子把你調到個好單位去上班……”雖是一句糊涂話,卻是老人發自內心的感謝,這讓徐金英感動不已。

徐金英和丈夫還曾免費收留多位無兒無女的孤寡老人,并為他們送終。西城90多歲的老人張啟萃無兒無女、老伴去世,在家中獨居已經不能自理,兩人聽說后把她接到護老院贍養,伺候洗衣、送飯,分文不收,老人度過了余生快樂無憂的一段日子,一年半后得以善終。

投身養老至今,徐金英和丈夫丁學義、全體護工先后接管贍養500多位老人,其中為   位老人送終,收容過多位孤寡老人、特殊殘障人士。

因著愛,以服務,得快樂

愛德護老院是徐金英和丈夫共同經營的事業,創辦以來,他們幾乎把這里當成了“家”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很少主動休息。

在兩人和全體護工努力下,在政府部門和社會各界的支持幫助下,愛德護院發展穩健,美譽度高,至今保持保持零投訴、零糾紛、零護理事故的紀錄,成為東營市失能失智老人入住率最高的養老機構,獲評“東營區十佳養老號”,2014年還響應政府號召率先與文匯街道達成合作,成為東營市首家公建民營養老機構。

面對這些成績和之前的艱難,徐金英表現得樂觀而堅強,只有在提起兩個孩子時,才忍不住流下眼淚。護老院初創階段,正逢兒子面臨高考,女兒剛上幼兒園,徐金英不得不在家庭和工作之間不停轉換角色,時常感覺對兒女有所虧欠。這是她身為女性注定面臨的壓力,但她說:“感謝的是,孩子從未對我有一句怨言,他們非常支持、理解我。”

“因真理,以服務,得自由。”這句話作為燕京大學校訓,由《圣經》中的話語提煉而來,放在徐金英身上則是“因著愛,以服務,得快樂”。在徐金英口中,沒有感人肺腑的表白,也沒有豪氣沖天的誓言,她只是默默擔負起自己的職責,憑著一份愛心,在這些毫無血緣關系的老人面前,既做服侍者,也做“干女兒”,在服務老人的過程中,收獲滿足、平安和快樂。

所屬類別: 敬老事跡

該資訊的關鍵詞為:

 
浙江省快乐彩开奖查